关键字
文章内容
把我留给风雪吧
 
 
修改时间:[2013/09/13 10:15]    阅读次数:[215]    发表者:[起缘]
 

   皑皑白雪,飘落在红尘间,红尘里有了依恋,在每个枝条间,在每个旷野里,在每个呼吸间的白雾,在每个雪花的花瓣。

   从来没有人看见,就像在幽暗的原始森林,有一些暗淡的光线,总是若隐若现,飘荡在天堂与地狱之间。

   他在伏着她逃命,已经记不清这是飘雪的第几天了,眼前的视线从原有的枯黄变成了现在白彻天地的茫茫。

   她是漠翰王女儿,也是这个郡唯一的郡主。一直高高在天上,也存在于那些青年才俊的梦里。

   他,王府的一个死士,从小被王爷收养的一个孤儿。现在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,她的侍卫。

   她,总喜欢弹琴。开心,不开心。白天或者月光下,总之只要有时间。

   他总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,可能是在四周的风吹草动,也可能是在听琴声。只是静静的听着,从来不肯多说一句话。

   他知道,他就是她口中的木头。

   大火燃烧着整个王府,也燃烧着王府里所有人的心。火光照红了叛兵的表情,也映红了守护者的面容,照红了她的脸颊,也映亮了他的坚毅。

   他看到了王眼神里的决绝,王看到了他眼神里的坚定。他背着她从侍卫们冲杀出的道理中消失,消失在了王府,消失在了王城,消失在了王的视线里,随着人们不能安定的心一起消失在了夜空里。

   他眼中没有方向,只知道离王城越远越好。眼神里的刚毅刺痛了不知道何时飘在身边的雪花。

   一路的奔波,追兵的叫嚣忽近忽远,阻截的刀剑撕碎寒冬的长叹。冲杀声,刀剑的碰撞声,沉痛的呼吸声,就是此刻天地间唯一的乐章。只是怀念,怀念那些整天飘荡在耳边的琴声。

   他对她说,“只要出了前面关口,就出了边境,剩下的一切可能都要看你了。”

   “你是要丢下我,独自逃生?”

  她知道,前面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阻挡。多天的逃亡,实际只是为了逃过明天的关口。

   “我说的仅仅是如果。”

   她知道,这已经是他最委婉的解释了。

   他知道,他是不会独自逃生的,在拥有最后一口气之前。

   “我需要一个听我弹琴的人。”

   “就把我留给风雪吧!"

   这夜的天空别样的深邃,深邃到不忍心有一丝寂静,他只是无声,看了她离开的方向一眼之后,无声的战斗着。

   那夜的天空非常昏暗,昏暗到了以后的很多天。地上留下的残兵断戢,留下了残兵断戢破坏了的痕迹,却再也没有留下他的气息。

   每年的这天,总会有一阵忧虑的琴声在这里响起,还会有一阵飘荡到心灵里的叹息。

   “我只是需要一个听懂我琴声的人。却从没有见出现在这片风雪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