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
文章内容
飘飘任公子,爽气欲横秋
 
 
修改时间:[2018/11/11 22:07]    阅读次数:[5]    发表者:[起缘]
 

  12月24日晚,平安夜,考研结束,在聚餐之后,红绿灯路口,你一个人从我面前匆匆路过。我和朋友们走的很慢,她们在嬉笑,我默默地看着你越走越远,直到消失不见。抬起头,又一次记下了那晚明亮的勾勾月旁,漆黑的夜空透着的红光。

  这十天以来,尝尽了考研之前不曾有的孤独。没有和爸爸妈妈闺蜜朋友们聊天,也没有心情做下一步打算。像所有研友一样,怅然若失,蓦然空虚,但不同的是,我不在乎考研成绩如何,却一直为再也不能看到你而难过。

  大学最美好的事情,就是搬到了有你在的那间自习室。你借书时我回头看到的单眼皮和泪痣,分享零食时转身的潇洒和呆萌,中秋节在黑板前看着我的画笑的背影,一下倒在休息室沙发上的傻气,楼道聊天黑暗中的侧脸,这些场景出现的时间我都记得。三个月来所有的事情,我都记在了日程本上。

  认真学习的时间太多,有次一周都没有见到你。直到你出现,还是高傲的直视前方,转身走开的时候,我的心跳了一下,吓得感快跑到看不到你的地方平静。考前20天,每次看到你都不自觉的笑,尽管你还是原来那样,平静,冷漠,挥挥手打招呼。

  有天晚上回教室,正巧看到你从隔壁教室出来,背着书包,戴着鸭舌帽,一转身就进了楼梯口。突然想夸你“飘飘任公子,爽气欲横秋”,你很开心,我才敢把室友偷拍你的照片发给你,还说你走路像一只悠闲踱步的白鹤。虽然月儿说我竟然夸男神像一只鹅,但这个比喻来形容你给我的感觉很是恰当。

  大概是我很喜欢你吧,每天遇见你都是件很新鲜的事。刚买了口琴的那天加了你扣扣发现你昵称和口琴有关,一直不知道你姓名,但我想着和“王”姓最有缘,猜是如此,果真如此。我像是一棵树,喜欢上了马路对面的另一棵树,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。

  之前喜欢向别人提起自习室的小哥,我的小哥,后来关于你我谁都不敢告诉。当我知道讨厌一个人的感觉如何时,才意识到喜欢一个人是多么难得。每天在宿舍阳台往外看,五教六楼就在郁郁葱葱树木环绕处,就在我的视野里,安静的沉默着。每天都能看得见那两间教室,从前整日亮着,如今黯然无光。此时此刻,我都很想知道你现在在哪里。

  前些日子,阳光明媚的一天,我带着水彩画具去了那几间教室,在那里画了我写了很多次字的黑板,你讲过题的黑板,恰巧遇到了你朋友,欣喜着匆匆离去。昨日阴雨绵绵,我仍去了那里写生。从未意识到自己竟是这般念旧,也从不了解我如此珍惜和怀念考研的时光。心无旁骛,所有时间完全自己安排的时光。

  每天要走无数次的楼梯,走进去,走出来,心境不再。六楼空无一人,我还像往常一样,单曲循环着walk away,一遍又一遍。我记得晚上在漆黑走廊里,借着昏黄的灯光画下的线条,也记得用心勾勒的摇椅;记得摆在栏杆上间隔相等的小桔子,也记得杯子里小草发芽生长又衰败的一生;记得你每个打招呼的动作,也记得楼道里歌声的回音。很多时候,塞上耳机在走廊里慢摇,在回寝室的路上跟着节奏摇摆,那是种披着充实外衣的孤独。

  明天出发,去完成两个月前订好的行程。这三个月考研的潇洒日子一去不返,是生命中无法替代的时光。我张开了每个宁静的触角,用心的趟过了这条河,裙袖上满是河水,还未停下等风吹干,不得不慌忙赶路。从此以后,我会常想起渡河时岸上的风景,听着小歌儿,还有远处认真行路,很少抬头的你。

 
 
 
上一页:英专的伤痛
下一页:漫谈迷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