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
文章内容
贾母为子孙婚配的严格与贾琏的人格 ??读“四大名著” 之一《
 
 
修改时间:[2018/11/12 11:05]    阅读次数:[8]    发表者:[起缘]
 

   贾母为子孙婚配的严格与贾琏的人格

   ??读“四大名著” 之一《红楼梦》有感

  《红楼梦》中虽然男女关系混乱,但贾母为子女、为孙子孙女、外孙子外孙女选择配偶还是很严格很存细的,她把宝贝女儿贾敏嫁给书香门第的林如海,为嫡长孙挑选妻子也是一样细心斟酌,知书达礼的李纨比王熙凤更符合她的要求,但应该不好驳王夫人的面子,在长房长孙也到了成家年纪的时候,就成全了王熙凤与贾琏的婚事。从贾母为后代种种择偶选婿的事情上可以看出,她严格、细心、照顾大面做到了极致。

  是的,虽然贾珠做为贾政的大儿子,可他只有继承贾政家产的权利,却没有荣国府袭爵的权利。做为王家,是绝对不会把王熙凤许配给他的,就算王夫人是他母亲。王熙凤嫁给贾琏,才是王家利益的最大化。贾琏要分家,搬出去的也只能是贾政一系的贾珠,贾宝玉。这就是二房的命运。为什么王熙凤要嫁给贾琏,而不嫁给贾珠?贾赦还有个庶出儿子叫贾琮,继母邢夫人说他黑眉乌嘴,跟着他的妈妈也不看着点。叔叔贾政这边还有个堂弟叫贾环,贾探春的兄弟,灯油烫了贾宝玉的脸的那个,书里形容也不比贾琮好,说他是小冻猫子,畏畏缩缩。书里嫡出的爷们大都行事张扬,庶出的男丁基本低头做人恨不得就是个耗子。

  贾母不是不喜欢贾琏,而是更喜欢贾珠多一些,但为了王家的家族势力,也只得同意王熙凤嫁贾琏而不是贾珠,从这一点就看出宁、荣二府的老祖不顾亲情顾大面。贾珠比贾琏大几岁,凤姐比贾琏还小,相对于贾珠,显然贾琏的年龄比较合适。因为书中薛蟠管王熙凤叫“舍表妹”,凤姐管薛蟠叫“薛大哥哥”。第四回关于薛蟠的年龄,甲戌本写作“年方十有五岁”。那时凤姐绝对不超过十五岁,而几年前,黛玉进贾府时,贾珠的儿子贾兰已经五岁了。所以贾珠娶亲的时候,王熙凤的年龄太小,不适合结婚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贾琏这一人物,虽然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好色,除此外连宝玉也评论过“贾琏之俗”,这个“俗”字,大约就是总结了他平时偷鸡盗狗的行径。然而在《红楼梦》里这个人物有时并不令人反感,在众多不成器的纨绔子弟里,贾琏是一个不矫情、有治家才能且颇有正义良知的人所以,这个人物不但不会远离人间烟火,恰恰很接地气儿。

  是的,贾琏是好色无度,对各色能上手的女子都不用强。如第二十一回,因大姐儿出喜,贾琏搬至外书房,独寝难熬,选上了多姑娘,虽“似饥鼠一般”,却“少不得和心腹的小厮们计议,合同遮掩谋求,多以金帛相许”。重点在于“多以金帛相许”,以他的身份,想要哪个小厮,况还是多姑娘这样地位低贱的小厮,还不是唾手可得,然而他偏不这样,而要讲究个你情我愿,对女性是极其尊重了,其实并没有把她们当作玩物,有平等对待的意思,非常人性化,纵然他“淫”,因这样诚恳,并不觉得可恶。当他迷上了尤二姐,虽然是偷娶,也是有仪式的,并“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,一并搬与了二姐收着”,确是动了真情。

  二姐死后,贾琏大哭,又暗下决心,“终久对出来,我替你报仇”。可见虽心性如狂蜂浪蝶,却本性纯良,是用真心对待自己的女人。贾琏治家能力也许平平,又或者风头都被凤姐抢尽,但是是他一手督造了大观园。还有一细节,实突出了他的重要性,第十二回,林如海病重,黛玉要回家,“于是贾母定要贾琏送他去,仍叫带回来”。黛玉在贾母心中地位多高,必得派个办事妥当的去送,贾府那么多男丁不派,“定”要贾琏送去,并仍旧带回来,可见贾琏办事能力很强,又极稳妥,贾母才放心把黛玉交与他。第六十五回,尤三姐思嫁柳二郎,他为促成此事前后奔走,柳湘莲反悔之时,又极力苦劝,这种热忱很难得。

  第四十八回贾琏因重金也买不来石呆子的扇子,贾雨村偏为讨好而捏造罪名把扇子得了来,因此说“为这点子小事,弄得人坑家败业,也不算什么能力”。可见其心中是有道德底线的,对为一己私欲坑害他人的行径十分不屑,是个正人君子。第七十二回,凤姐为陪房旺儿家的儿子说亲,贾琏因听说旺儿的儿子“吃酒赌钱,无所不至”时,气愤地说“他小子竟会喝酒不成人吗?这么着,哪里还给他老婆,且给他一顿棍,锁起来再问他老子娘”,可见是极其公正,且又本性善良,不肯平白害了人家姑娘。

  贾琏纵然好色,但却时不时地体现出其人性,他是个血肉丰满的人物。王熙凤的生日原本可以十足十体面,贾母拉了一大家子人凑份子为她过凑趣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从来没人有过这样的待遇。但偏偏她家的混蛋贾琏最打脸。贾母事后和稀泥痛骂贾琏,骂完之后也提点了王熙凤几句“谁家的猫儿不偷腥,打小世人都这么过来的”。一旁的王夫人邢夫人,固然也骂贾琏,但同样也数落了王熙凤几句,毕竟“善妒”在当时是有恶名的,可以成为休妻的充分理由,但贾琏也没这样做。

  然而,纵使是在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加无数房里人、再外面人的情况下,贾琏依旧渣出了天际线 ,诚然他是心疼王熙凤的,但他的毛病如果能开专题讲座、讲一百集大家可能依旧愤慨得停不下来。首先,时间点就太令人发指,他随便挑的胡乱来的日子,都比王熙凤生日要好,都更有可能被原谅。更要命的是,贾琏也不是刻意要挑选王熙凤的生日好折辱她,他是只要一有机会、一有时间、一有条件,就一定会动歪心思。他亲生女儿生病要供娘娘,他被安排出去住几天,迅速勾搭多姑娘,这里他打听王熙凤刚入席,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结束,迅速让小丫头去找鲍二家的。

  其次,勾搭的方式也令人发指。这个世界上有无数名不正言不顺的男女关系,最后却都成了感人的爱情故事,爱情传奇和所谓“狗男女”,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出发点是感情还是欲望。在《泰坦尼克号》里萝丝遇见杰克的时候是有富豪男友,但没人指责这段浓烈感情激情是不伦的,因为他们的出发点是情感纯洁的。可贾琏就不一样了,如果说他对尤二姐多多少少还有一丝情分,那么他对这个鲍二家的则完全是实打实的低俗交易。贾琏开了箱子,拿了两块银子、两个簪子、两匹缎子,让小丫头去送给鲍二家的,鲍二家的收了东西以后就来了。哪怕贾琏是看上鲍二家的美色,互相撩拨勾搭、幽会,也好过这么简单粗暴的“花钱买”。

  再次,贾琏心态可诛,一边犯错一边咒老婆死。王熙凤来的时候,好巧不巧听到贾琏和鲍二家的聊:你家那个母夜叉怎么还不早点死。纵使是在贾府那么男尊女卑严重的环境下,这句话都让人心寒又愤怒;如果换个环境放到歌剧《芝加哥》或者任何一部正常的现代作品里,贾琏这个德性够被老婆枪毙好多回了。而贾琏的混蛋,还不止于此。王熙凤忍无可忍冲了进来,抓着鲍二家的厮打,气极了不分青红皂白连平儿一起打。贾琏什么反应?贾琏居然有脸打平儿,边打边骂!这还有没有天理了?一向冷静又聪慧的平儿,都绝望愤怒到了极点,冲出去找了刀子要寻死。

  全世界都在劝架,贾琏又干了什么呢?他抽了把剑出来,觉得自己特别威风特别有理。王熙凤一看大家都来了,跑到贾母面前哭“琏二爷要杀我”,贾琏居然就敢拿着把剑和贾母正面刚“都怪老祖宗素日惯得她”。王熙凤那么刚强的人,也能和“红颜薄命”扯上关系,就是因为她遇人不淑。最后,贾琏你怎么不去和薛蟠争风吃醋呢?你们两个大傻子舞刀弄棒打一架,然后刀剑无情两位双双身亡!你看,如此优秀的平儿,平白无故遭受冤屈、耻辱,遭受命运的不公;而享受着最好资源的贾琏,犯下如此可耻大错,也不过就是轻描淡写被骂几句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贾母为子孙择偶的严格,使她这个宁、荣二府上下尊重的老?宗更加令人可敬可爱,而贾琏的人格使他一会儿有人样一会儿是魔鬼混蛋,一会儿闪烁着人性的光,一会儿又坏到令人发指!

 
 
 
下一页:甜酸苦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