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
文章内容
同事情谊深似海
 
 
修改时间:[2018/11/12 11:05]    阅读次数:[6]    发表者:[起缘]
 

  一室共处十几载,朝夕相处无忌猜。

  戮力合作创佳绩,共谋发展登高台。

  并肩奔波沐风雨,推心置腹多关爱。

  时光荏苒终难忘,同事情谊深似海。

  退休回家,常常不免想起先前朝夕相处的同事们,如此一来,睡梦中便会常常和同事相见,梦醒后心中总是热乎乎的,于是不经意间便吟出一首诗来。

  记得当年在宣传处工作时,一位女同事讲:“同事们一起交流的时间,比家人还要多,同事之间好好相处比什么都重要。”这句话赢得了大家一致的认可和赞同。

  那时企业的报纸刚刚在初创时期,得到了领导的重视和职工的喜爱。而我们宣传处的人员也是个个摩拳擦掌、干劲十足。一张报纸出版之前,首先开会研究厂子里的大动作,各个部门的落实情况,和各个版面的主要内容,然后便去采访领导,深入基层,回办公室后再编写稿件,安排版面,校对印刷,点数分送,……整个过程环环相扣,配合默契。连续多年,在企业年终评比中,我们都是榜上有名。工作是紧张的,但同事之间却是融洽的。记得那时企业内还没有实行班中餐,我们便中午一起聚在办公室吃饭。常常是一边吃饭一边说笑着,天南海北,家长里短,无所不谈。谁带来别样的饭菜,大家就都品尝一下。当然这其中还不忘生活和工作中的相互交流,互相关心……后来我到了企业办公室工作,每年企业召开《年鉴》工作会议时,同事们一起找宾馆、搞接待,在打印室两位女同事的帮助之下准备会议材料,忙得没白没黑、马不停蹄,现在看看当时留下的一张张照片,心中感到无比欣慰。

  由于工作的需要,我和同事们也常常会有一起出差外地的机会。记得为了查阅企业发展相关资料,分别几次和几个同事出差上海。早晨,常常在街畔买一点小吃就匆匆赶往上海档案馆。由于呆的时间长,周日我们便到过南京路、城隍庙、虹口公园游玩,甚至还到过鲁迅故居和复旦、交通等几所大学参观、留影。最有收获的是我们一起到过福州路上好几家书店,每人都买到不少书籍,如今每每看到这些书籍,往事便涌上心头。

  还记得有一次和专卖局的几个同事到大连去学习先进经验,工作之余我们浏览了大连市容,并且在海滨公园的大型雕塑蚂蚁、海螺、海豹等旁边合影留念。还有一次是和销售经理部的同事到重庆去,傍晚,在那霓虹闪烁的解放碑商业街,大家身披绶带,宣传促销企业产品。来来回回,无论是乘机坐车,就餐住宿,大家经常促膝交谈,以诚相待,增进了互相了解,促进了工作开展……更加难以忘怀的一次是,和烟叶处的技术人员到胶南、平度去指导农作物生产,驱车乡村大道上时,恰遇暴风骤雨,只好停车路边,一位女同事建议唱一支歌吧,于是雨声、风声、农作物的响声和歌声响成浑然一片……

  多少年过去了,记忆的底片却依然清晰。记得当年某日我和宣传处的一位女同事,到岛城某家大企业的电视台去制作一部介绍企业转轨变型、迅猛发展的专题片《颐中在腾飞》,当天恰好下雨,两人身披雨衣在雨中奋力蹬车前往,其情其景如在眼前……为了挖掘和弘扬企业传统文化,当年还时时和销售经理部的一位女同事以及社会上有同好者,一起收藏和揣摩企业老烟标;还有厂工会的李师傅,每年都会为企业《年鉴》拍摄一些企业厂房、生产设备和不同品牌产品的图片,其时,我总会和他一起拿着相机厂里厂外各处奔跑。中午班中餐时常常与他相对而语,上至天文地理、国家大事,下至街谈巷议、民俗俚曲无所不谈。李师傅说:“大哥,有时间你把咱俩的谈话写下来,就叫《东扯葫芦西扯瓢》吧。”退休之前,终于把《东葫西瓢集》编辑出来了,但却不是和李师傅的对话内容,而是我在企业报纸上发表的散文诗歌的结集,我在题记中写道:“余从《颐中烟草报》发刊之日起,在采写新闻报道之余,常常写点小文章,以表达自己的生活感触,现编辑成册并借朋友善风之文思名之曰《东胡西瓢集》,另外所以有这点小成绩,也和烟草报文艺版编辑李君等诸同事的时时敦促是分不开的,这都让我心存感激。”……

  往事一桩桩,一件件,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湮灭,反而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记忆中,常常让我反复咀嚼,回味无限,以往与同事们朝夕相处的无限情意至今时时温暖着我的心田。这正是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同事送我情”,“企业同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”,“时光荏苒终难忘,同事情谊深似海”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