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
文章内容
悲惨的双十一
 
 
修改时间:[2018/11/12 21:05]    阅读次数:[6]    发表者:[起缘]
 

  今天是星期天,我正忙着家务,电话突然响了,一看是女友若曦打来的,我接通便说:“怎么,今天想过单身节?”电话里传来她情绪低落的话语:“我们出来坐坐吧。”我预感到她有什么不愉快的事,便一口答应下来。

  我们在各自离家都相对近一点的绿道见面,那里最近修葺一新,种植了不少生机勃勃的黄色雏菊,移植了十多棵大树,树干上还挂着营养袋,像一群安静的病人默默接受治疗。

  “我们又吵架了,我真的是烦透了!”若曦沮丧的脸像一根脱水的苦瓜,暗淡无光。

  初冬下午散淡的日光照射在她身上和脸上,却没有带给她半点活力。她的目光盯着前方的一丛三角梅,像一个迟暮的老人。

  我握住她冰凉的手,安慰她说:“别放在心上,我们也经常吵架,过日子嘛,正常得很。”

  她微微地摇了摇头,无力地垂下脑袋,右手摆弄着衣服上的一枚扣子,半天不说话。

  晚上九点左右,若曦发了一封邮件在我的邮箱里,我打开来看,是她写的随笔,全文如下:

  如果心里有事,是睡不了安稳觉的。

  我早早起床,打扫屋里的卫生。屋子每天打扫,每天一早看见的还是满屋狼藉。

  一地的狗毛猫毛就不必说了,被狗狗扯得到处都是的碎渣滓,阳台上猫砂盆外面散落的猫砂,一滩黄几坨黑是狗狗的大小便,不忍直视。虽然已经习惯了,但总归还是闹心。

  想起昨晚半夜的闹腾,心肺都快气炸的爆发。

  一个男人竟然和女人枪被子,竭嘶底里的拉扯,还想动粗。真希望自己是个大力士,把身边这个缺乏教养、没有风度、蛮横不讲理的人,举过头顶,摔成八瓣,才能解气。

  说到底,单身也有单身的好啊。

  其实我要的不多,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,不被人打扰的睡眠,清淡的饮食,规律的生活。但这好像很难。

  我今天不忙着打扫,第一件事就是分床。

  我装好两床被子,把小屋子长期闲置的床重新铺好,换上干净床单,把我的枕头拿过去。窗户里里外外的搽干净,窗帘撤下来洗,把开得正好的两盆凤仙花放在窗户外的栏杆上,书桌也搬过去。

  小屋子一下子焕然一新了。一张稍显宽大的床,一张窄小的书桌,就把屋子填得满满的,只剩下一小绺的空处,刚好可以放一个圆凳子。

  一番忙碌,看见自己布置好的小屋子,从心里感觉好喜欢。私密、温馨、独立,可以稳妥的安放自己的身心。

  今天的阳光很好,我想出去走走。

  我把村上春树的《1q84》放进背包里,保温杯里泡上几朵玫瑰和杭菊,一些枸杞和三枚大枣,再切进去两片柠檬。背上黑色小包,提着我的养颜茶,走到阳光普照的室外。

  我不想走远了,就往近处的寺庙去。

  家附近不远有个火神庙,逢年过节的时候去一下,平时几乎不去,前后就去过两次。

  走进火神庙的大门,几乎没什么人,插蜡烛的铁架上,没有一根蜡,香炉里也没有冒一点青烟,静默着。

  走进回廊,听见一墙之隔的殿堂里,传来“阿弥陀佛”的咏唱。缓慢而专注,持续而绵长,空灵而悠扬,伴着叮当的钹锣声,心意安稳。

  我抬头望天,在朱红描金的翘檐缝隙里,一色的碧蓝,没有一丝杂念。

  我绕到大雄宝殿的正门,看见殿外的台阶上有张椅子,我搬过来,坐在阳光里。

  阳光静静的撒在大雄宝殿前方的空地上,我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,心也慢慢沉静下来。

  殿门前有两三个老妇人守着,嘁嘁喳喳的说着闲话。

  言谈里有关于菩萨的,说怎样的灵验,某人某人发生的事故原委,有名有姓的。

  凡人信佛,大多期望的是菩萨显灵,保佑莫病莫灾,升官发财。他们要的是现实的利益好处,这和真正的信仰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  在散淡微温的午后阳光里,我静静的翻开书,默默看起来。

  殿堂的左边有块空地,那里是个露天茶馆,集聚了不少打麻将的人。唏唏哗哗的洗牌声和着人们高低粗细的嗓音,让本该宁静安详的寺庙,多了些许的世俗吵闹。

  有个胖胖的阿姨急匆匆走来,从斜挎着的黑色包包里,摸出一叠百元大钞,爽快的递给守在殿门口的阿姨,说:“这次捐的都在这儿,钱要当面点清哈!”守门的阿姨数了数,刚好一千,高高兴兴的交进殿里去。

  从她们的言语中,我得知今天是观音菩萨的生日,是菩萨成佛的日子。今年润九月,前一个农历九月十九,庙里热闹得很。

  原来是个好日子,我赶巧来了。

  我把书放进包里,特意进到观音殿里,拜观音菩萨。

  我双手合十,闭上眼睛,平息静气,头脑瞬间清空,心里什么也没有想,只是万分虔诚的跪在了蒲团上,睁开眼睛,仰头看看观音菩萨,缓缓磕了三个头。

  我静默的跪着,双手合十,低头无语。有热泪涌上眼眶,像就要决堤的海浪,毫无征兆,来势凶猛。那潮热和湿润,是身体里的洪流。万般无奈和委屈,马上就要奔涌而出。

  我起身走出殿门,心中的酸楚随着身子的站立,慢慢沉了下去,依然深藏心底。

  人生八苦之“怨憎会”,无法解脱。该自己的苦和罪,唯有默默承受,别无它法。

  我再回头望向观音殿,那个瘦削的老和尚依然不紧不慢的敲着木鱼,专注地注视桌上的经书,念念有词。

  大雄宝殿内的诵经声已经停歇,钹锣声清脆悦耳,笃定悠扬的发散开去,在寺庙的上空回荡、飘远。

  我在温煦的阳光中,往寺庙外走去。

  猛然想起今天是国历11月11日,俗称的“光棍节”。

  灵魂永远漂泊,无所依托。眼看着的成双成对,有多少是心意相通,又有多少是貌合神离?

  从某种角度讲,也许会孤独终老,永远无法脱单。

  难道这就是“双十一”的意义?

  也是宿命吧。

  我看完后,沉默了一会儿,在微信上回复她:我们前不久也因为一点小事吵得很凶,我连着几天没理他,其实事后心里还是比较后悔,感觉很不值得。为一点小事生那么大的气,关键是两人还互相攻击伤害,真的很伤感情。身体是自己的,生气害自己。单身固然好,没那么多繁琐事务的纠缠,不用常常面对一个让自己崩溃的人,心情可以长期保持愉悦轻松,也可以少生很多气。但既然注定要在一起,就只有互相迁就一些,也是放过自己。“我是一切的根源”,想想这句话,就能释然。既然是宿命,就只有接受,世间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,常想一二。前不久徐静蕾不是发了一个微博引起围观吗?最好的爱情是“我有病你有药”,反过来也一样,他有病,你就想想拿什么药来治。也许我们从小就被小说里的情啊爱的骗得够惨,现实的人生完全是另一种模样。又或许我们都没有那样的好运气遇见那样童话般的剧情。早醒悟早受益。愿我们在真实的人生里安好!

  我再从头看了一遍,有点迟疑地摁了发送键。我不知道我这些废话对若曦有什么帮助,因为还有一句话是:道理我们都懂,可是还是过不好这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