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
文章内容
何池教授探访“娘子寨” 奇怪!不拜“圣王”却把“女神”拜!
 
 
修改时间:[2019/01/01 20:07]    阅读次数:[3]    发表者:[起缘]
 

  何池教授探访“娘子寨”

  奇怪!不拜“圣王”却把“女神”拜!

  蔡汉以

  2018-12-30

  漳浦县盘陀镇象洞村,与平和县山格镇隆庆村(蔡家堡),虽然相隔千里,没有渊源,但在村民“拜神”方面都很奇特, 有相似之处!

  象洞村有一座叫“娘仔寨”的古村落,村民大多数人姓陈, 据称是陈元光后裔。但村民拜神---不拜“圣王---陈元光”却拜“女神---金菁公主”;隆庆村的附近村民,都有拜 “王公---许天正”习俗,而唯独隆庆村的村民却拜“王爹” 其历史人物,不知是何人?

  然而,象洞村“娘仔寨”拜神之奇特,经何池教授探访后,其谜团已解开了。而隆庆村村民,拜“王爹”之习俗,其历史人物是谁? 谜团至今未解开!

  那么,何池教授是谁?他是福建漳州市人,男,汉族,1945年1月生;漳州市委党校历史学教授。漳州市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、漳州市历史学会副会长、漳州师院闽南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等。

  何池教授那篇,探访“娘子寨”的文章,写得十分精彩!现分享如下:

  漳浦县城西南10多公里处,盘陀岭下、梁山东北麓的山坡,有一座叫“娘仔寨”的古村落,辖属于今天盘陀镇象洞行政村。该村寨西北面有象洞、马洞自然村,是唐朝陈元光平“蛮”的重要古战场,在村寨东边,一个叫“军营埔”的古地名,还在默默诉说着唐初陈政戍闽唐军驻营此地的时光。

  这个只有一百余人的村子,历史十分悠久,它就是陈政、陈元光平闽十八峒寨之一的“飞鹅峒”。为这一战役立下大功的是陈政手下的分营将李伯瑶。

  漳州籍著名历史学家叶国庆老先生则在上世纪30年代就考证出了广泛流行于闽台民间的《杨文广平闽十八洞》故事,是借家喻户晓的宋名将杨文广之名,演绎唐将陈元光平闽事迹。其中亦讲到李伯瑶计取娘子寨的故事:

  研究陈政、陈元光的平闽历程,自然需要了解戍闽唐军在闽地腥风血雨的征战历程,而在娘子寨发生的战事,却是从总章元年(669年)以来陈元光征战生涯中唯一一次兼具激战与浪漫色彩的一次战役。实地探访这座古村落,是研究陈元光多年的笔者挥之不去之夙愿。在今年国庆节假日期间,笔者与闽南师大地方史研究专家汤漳平教授,在娘子寨所在地漳浦大南坂农场友人的协助之下,实地探访了这个充满神奇色彩的村寨。

  村寨建在一处隆起的高地上。笔者在这里看到,娘子寨坐落于梁山东北麓一处比较平坦的葫芦形小台地上。台地西宽东窄,东、南、北三面自古就被水沟包围,宛如天然的护寨河。村支书告诉我们,该村寨古称“活鹅穴”。娘子寨就在台地的东端隆起的鹅头上,站在寨子上可以看到前端有一长条形小山仑伸入水沟之中,恰似鹅喙啜水。在寨子中民居门前,我们看到有一块天然造化半圆形的褚黑色大石头,村支书说这是“鹅髻”,一看还真像。寨子后面有条长长的小路。村支书说那就是鹅脖子,脖子再往西就是硕大的鹅身,鹅身的西面连着梁山。站在梁山山坡上看,整座村子就像一只头朝东方歇息在水田上的狮头鹅。台地中部狭小的鹅颈两边都有深沟,据传就是李伯瑶凿断鹅颔的地方,现在已被茂密的灌木树丛所掩盖。

  勘察中我们看到,娘子寨条石砌成的寨门历经千年依然存在,寨门两旁,沿着河边不规则的弧形城墙仍有残存,连墙基长约数十米,从墙体遗存可见,是由本地盛产的花岗岩石垒砌墙体两面,墙中填土,墙基宽约1。5米,村支书说,该城墙原有东、南、北三个寨门,现仅存东门和南门遗址的台阶。

  在村子中间,有一座用板石砌成,约五六平方米的简陋小庙,供奉着两尊女性神像,村民说就是金菁公主和她的干女儿——“蛮王”蓝凤高的女儿。神像两旁墙壁上贴着一副对联:“门对青山千古秀,身坐飞鹅佑民安”,庙虽小却香火兴旺,庙前还散落着一层刚燃放鞭炮的纸灰。

  村支书说,村里每年农历八月初一要过一个很独特的民俗节日:“箍鹅颔节”,节俗主旨也很特别:铭记娘子寨风水被李伯瑶所坏。这一天十分热闹,村里家家户户杀猪宰羊,抬到庙前祭拜。还有一项特别的仪式:村里主事的长者让年轻力壮的小伙搬来分成两半的大杉木,放在寨子“鹅颔”两边,而后用铁丝把其箍牢,标示着鹅颔被重新箍好修复。鞭炮齐鸣之中,村民从庙中抬出金菁公主神像巡游全村,以祈求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、四境平安。

  据传说,金菁公主是天庭王母娘娘的义女,很得王母娘娘的疼爱。有一天忽然萌生下凡的念头,王母娘娘不许,但经不住她的苦缠,给她提出下凡的三个条件:1、不谈情,2、不带兵,3、不杀人。金菁公主答应了。于是她下到人间,来到盘陀岭,一眼就看中飞鹅洞是个飞鹅活地,这里山高林密,石多人少,山豁错落,石洞相通,恍如仙境。她想,只要建一个山寨,有个与外界隔绝的幽静生活环境,就可以做到王母娘娘提出的条件。于是金菁公主招收一帮女娃习武练功,以求得自卫。不承想,一个地方土著酋领闯入了她的生活,打破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。这个人就是蛮王蓝凤高,蓝凤高钦慕金菁公主的本领,与她结为金兰,并让他的女儿拜金菁公主为师,双方来往密切。

  蓝凤高一向不服王法,经常骚扰地方,是岭南一霸。总章元年(669年),蓝凤高连结广寇雷万兴、陈谦等,竖起旗号,率众攻城略地,烧杀抢掠,终于惊动了朝廷,派出陈政、陈元光带兵前来征剿。多次交手,九龙山一战,蛮酋蓝凤高、苗自成被打败,躲进了娘子寨,从而把娘子寨拉入了战争旋涡之中。

  娘子寨地处古绥安县要隘,是进军绥安平乱的必经之处。陈政、陈元光的戍闽唐军经过九龙山战役之后,在九龙江北溪浦南休整一段时间,而后继续挥兵南下,进军古绥安县地蒲葵关(今盘陀岭),在蓝凤高的唆使下,唐军遭到娘子寨“蛮獠”寨兵的猛烈抵抗。陈政、陈元光率唐军多次攻寨,无奈这座建在陡峻山头(“鹅头”)上的寨子,城高沟深,沿着护城河岸又垒起了条石砌成的坚固寨墙,寨墙中间只留有两尺来宽的石垒寨门,仅能一人通过,可谓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寨门一闭,寨墙上“蛮”兵守卫,檑木巨石翻滚而下,寨子遇到紧急情况时还能飞鹅腾空(这一说法显然缺乏科学依据,但却给娘子寨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)。金菁公主防守严密,陈政、陈元光屡攻不下,唐军受阻于这小小的寨子之前,急坏了陈政、陈元光。军师许天正登上寨子旁边的高山察看地形,觉得该寨地形险要,只能智取,不可强攻,他对陈政面授机宜:娘子寨是个飞鹅地,只要坏了她的风水,娘子寨就可以攻破。金菁公主相信风水、爱听故事,派一个能说会道的得力将领扮成风水先生混进去,博得金菁公主的欢心,伺机行事,并推荐了李伯瑶担当此事。

  陈政采纳这一计谋,派李伯瑶扮风水先生进入寨中。长得一表人才、风度翩翩又能说会道的李伯瑶很快俘获了寨主金菁公主的芳心,他告诉金菁公主,娘子寨是飞鹅地,鹅得水乃活,建议在鹅喙的旁边挖口池塘曰“鹅喙饮水”。金菁公主采纳建议,池塘挖成后,寨子更为兴旺,李伯瑶取得了金菁公主的赏识。李伯瑶对金菁公主说,看着你日夜操劳,于心不忍,希望能替你分忧。被感动的金菁公主把一半兵权交给李伯瑶掌管。李伯瑶再次献计,引山沟水进寨,让金菁公主在鹅颔的地方两旁挖沟,破坏飞鹅地的风水。农历八月初一鹅的脖子两旁的水沟挖成。这一天也是李伯瑶与金菁公主成亲的日子。寨子上下都忙于操办喜事,放松了警惕。李伯瑶射出箭书约定唐军当晚二更攻寨。喜庆之日守寨哨兵都参加喜宴,疏于防备。于是唐军攻破寨子,蓝凤高、苗自成乘混乱逃走,金菁公主无奈飞回天庭。

  金菁公主应该是当时这里的一民间女子,只是她武艺高强,又有自己的武装势力,便成为“蛮王”蓝凤高重要的笼络对象,他通过“结拜金兰”和让女儿认“干妈”的形式拉她加入了叛乱队伍,至于寨子攻破后她流落何处,史料并无记载,是否与李伯瑶结秦晋之好,亦不便胡乱猜测。唯一留存的现实是:金菁公主变成了娘子寨村民崇敬的保护神,村里唯一的神庙就是金菁公主庙(现已升格为金菁娘娘庙)。娘子寨的居民既不信仰道教的神明,也不允许别村信仰的神像进入他们的地界,据说,如有违者,金菁公主的香炉立刻着火,寨子里的长辈立刻命令村民们向入侵的神像撒沙、泼水,加以驱逐。庙中香火之所以延绵不断,传说是金菁公主保佑小孩健康平安、保佑妇女生育甚有灵验。现在每月逢初一或十五,村民必来祭拜,没有外村的群众前来烧香。对于那个是鹅髻的半圆形石头(鹅髻),村民更是敬奉有加,平时绝对不敢在石头上放置污物,至今依然。原来寨子里的村民在陈政攻破寨子后四散逃离,留下空寨,之后有姓陈村民入住至今,问起他们的来源,都说自己的始祖是从盘陀东林迁来,而东林村则源自漳浦石榴的梅林,梅林今为云霄下河乡管辖,是陈姓的聚居地,据称是陈元光后裔。有趣的是,他们作为陈元光的后裔,村中唯一庙宇祭拜的不是陈元光,而是陈元光的对手金菁公主和她的干女儿。

  现场勘察中笔者看到,娘子寨现状堪忧,遗存1300多年的寨墙已颓圮严重,仅存数十米长的墙基,且多数被刺竹根盘缠。从遗址的历史来看,确为漳浦境内一座异常古老的原始村落,又与开漳文化关系密切,具有珍贵的历史人文价值;从其将近湮没的许多远古遗址现状看,地方有关部门应把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,在寨墙寨门旁边立起保护碑,写明该村寨在开漳史册上的历史事迹,对周围环境与遗存文物进行必要清理与修缮,并妥加保护。

 
 
 
上一页:历史深处